忧虑新冠疫情冲击经济 德国一官员铁轨旁自杀
来源:忧虑新冠疫情冲击经济 德国一官员铁轨旁自杀发稿时间:2020-03-29 00:23:12


美国2例、布基纳法索1例(福州市报告);

1月10日,Ella乘坐的航班从双流国际机场起飞。经过21个小时的长途飞行,中转韩国,落地纽约肯尼迪机场。

虽然身边有华人朋友回国了,但正在读博的小陈选择留了下来。

目前密切接触者已解除医学观察11021人,尚有1827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。

此前,在和父母视频通话中,Ella也和他们交流过是否回国的犹豫和挣扎——“留下来感觉很孤独,回国又担心辗转中被交叉感染”。

Wendy说,家人已经寄了一些药品过来,估计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到,但不清楚会不会被海关没收。她也咨询了国内的医生朋友,他们说她的症状属于轻症,年轻人可以选择在家隔离治疗。国内医生建议她拍个CT做个血检,但是无奈,她无法联系上自己的医生。“接下来还是自我观察,我也不属于重症,现在做不了检测。”

Wendy告诉记者,封锁令没有强制性,如果政府判定某店铺性质为“必要”,那么仍然会允许店铺维持营业。所有的饭店虽然不允许堂食了,但仍可以外送。

全省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31例,出院124例,死亡2例,在院治疗5例(均为境外输入病例,3名在省集中救治中心沈阳中心治疗、2名在省集中救治中心大连中心治疗)。

美国的重灾区在纽约州,集中了全美近一半的确诊病例,而人口密度极大的纽约城则是纽约州的疫情中心。现在,这座世界著名的大苹果城被很多人比喻为“美国的武汉”,“甚至比武汉严重得多”。

当时,中国的疫情还没有完全暴发。但安全意识极强的Ella还是提前备上了个人防护物资,行李箱里放着100多个口罩,“可以多次使用的N95口罩带了40多个”。